澳门新葡新京 首页 《帕勒莫枪击案》:比死亡更可怕的就是衰老

《帕勒莫枪击案》:比死亡更可怕的就是衰老

故事情节本身其实与电影所真正要说的并无关系,里面的演员和角色也是一样,文德斯惟一要表达的是其自身对死亡的恐惧,没有任何其他的意图,正如影片一结束,片尾字幕立即出现的是献给英格玛-伯格曼和米开朗基罗,答案是再明显不过的。

无所不包。

画匠:为了提醒人们“死亡”的存在。

文德斯试图表现对死亡的哲学思辨,但可惜的是他的电影没有帮助他完成这个使命,只是强烈的传递了怕死的意图。怕死并不值得羞愧,英格玛-伯格曼比谁都怕死,但他还是大师,大师和普通人一样,都是孤立无助的站在死亡面前,更可怕的是,在每个人没死之前,就知道必将要和死神进行一场必败的战斗。文德斯在《帕勒莫枪击案》中没有达到伯格曼和他本人以前的高度,可谓失准尽失。也许是衰老让大师失去了审视死亡所必要的审美距离,也许是某种人生变故让大师心生极度的困扰,《帕勒莫》的文德斯不再是我们熟悉的,我们今天只能带着疑惑走出了戛纳的卢米埃尔电影厅。

以生之狂欢,冲淡死之恐惧;以遗忘的姿态,抗拒末日审判。明悟这一点,你就了然了人生的边界——既然人终有一死,无人能逃脱死神的追杀,那么何妨与之对弈一场,以人类的智慧挑战早已注定的命运?

画匠:死亡在舞蹈。

有人把美国和欧洲的电影分为常人电影和哲人电影,意思是美国人的片子是给平常人、普通人,或者大众看的,而欧洲电影,多是放给哲学家看的,是给那些进了电影院专门就是为了思考人生的人看的。文德斯现在已经是大师,拍哲人电影也好,常人电影也好,超人电影也好,完全看他愿不愿意,他的影片进戛纳竞赛单元,那是戛纳的荣耀,所以文德斯这回似乎就是要任性一回。他有这个资格。但是,和影片严肃的主题相比,影片的情节、台词和表演完全与之相悖,最终的结果是在影片高潮出现时,即摄影师和死神面对面进行对话的时候,观众哄然笑场。如果不是出于对文德斯本人的尊敬乃至崇拜,这个笑场一定会出现的更早、出现的更多、出现的程度更严重。

人类智者提出了“向死而生”的命题,应对永恒之死亡的巨大虚无。

琼斯:为什么画死亡在这里舞蹈?

《帕勒莫枪击案》:比死亡更可怕的就是衰老 未知 2008-05-24 11:18:11来源:

首先是故事方面的充满象征和隐喻。

琼斯:你画的是什么?

文德斯怎么了?他的摄影机告诉人们,他老了。比死亡更可怕的是衰老,因为比死亡更可怕的是对死亡本身的恐惧。

本片思想上的深刻,与艺术上的精湛相得益彰。

画匠:不,他们会看的,头颅比裸体的女人更有趣。……我画出了生命的本来面目,那样,人们就可以安心做他们想做的事。

似乎每一位大师都要在老年的时候拍一部献给死亡的祭品,欧洲大师们一遍一遍重复过这个主题,不厌其烦,有些相当出色,有些只是相当自我。伯格曼有些关于死亡的电影仿佛就只是在一遍一遍再现临终的痉挛,有人形容其为只适合电影节评委和电影学院学生观看电影,或者只具备文本而非推广层面的价值的电影,而文德斯这部献给去年刚刚故去的两位大师的电影,似乎有意印证了这一点。

艺术电影的边界就在这里,从这里得到你想要的冲击与震撼之后,再回到那些庸俗的劣质品中,你将瞬间闻出什么是臭气熏天的垃圾。

首先是影片对死神形象的塑造。在《第七封印》中,伯格曼塑造了著名的“死神”形象:雕塑般的面孔、阴郁锐利的目光、冰冷的语调、一袭神秘的长袍,成为世界电影史上最经典的、最永恒的关于“死亡”的记忆。

故事就从拍照讲起,一个年近40的德国摄影师随身带着相机到处拍照,有一次险遇车祸,他发现自己在拍照的时候被人用弓箭射击追杀,他来到意大利南部城市Palermo,在一个姑娘的帮助下,终于知道了追杀自己的是何人,死神。

影片中的孤女,在被死神的阴影笼罩时,说出“一切都结束了”的台词时,我感到脊背发凉。

《第七封印》是瑞典电影大师英格玛·伯格曼的巅峰之作。该片拷问人与神、生与死的本质关系,拷问基督教神学的现实意义,并通过银幕上悲壮的生命征程,对人和基督教的现代性做了一次深邃的阐释。本文从现代意义上的人和宗教这两个层面对影片进行了分析,从而揭示了伯格曼对于基督教的本质态度,即:向死而生的个体自由与创造的生命诉求,是对传统意义上的基督教的人的价值观的彻底颠覆;追寻现代宗教的新价值,是人面对现实、面对内心深处普遍的终极需求的精神抉择。

《帕勒莫枪击案》(Palermo
Shooting)听起来像一部紧张的侦探片的名字,但正如人不可貌相,其实这个片并不像想象的那样,而片名中的shoot一词,也不是枪击的那个shoot,
而是拍照和射箭这两个动作的相关。但一部外国影片的译名,多是从影片未上映的时候就有的,所以才会造成枪击案这种误读。

整部电影由这样机智的故事组成,可谓处处玄机。

许多学者试图揭开“死神”之谜,并做了种种阐发。有人甚至认为这个“死神”兼具了“上帝”和“撒旦”的双重身份,他既以“撒旦”的狰狞引起瘟疫、追赶善良的约瑟夫一家、迫害被称为“女巫”的可怜女孩,又以“上帝”公义之名惩戒不信与不洁的人。这实在是荒谬的无稽之谈,在基督教中,“上帝”和“撒旦”从来都是水火不容的,不可能二位一体;再者,在基督教中,强调的唯一真神耶和华,不可能有“死神”一说。而事实上对“死神”这一形象的设置意图的解读,是进入《第七封印》思想内核的钥匙,也是理解伯格曼理性世界的关键。

因此,对大师的敬畏油然而生。

现代性/向死而生/宗教新价值

对普通观众而言,伯格曼的电影高不可攀,因为太深刻、太艺术,也太完美了,达到了一个顶峰。

……

这个隐喻意味深长。特别是骑士与死神的对话透露出的信息。骑士在教堂忏悔时,承认自己在棋局中设计圈套骗过了死神,而假扮神父的死神恰恰听到了骑士的话。真是有趣。

《第七封印》是瑞典电影大师英格玛?伯格曼的巅峰之作。1956年,他以35天的激情创作成就了这一电影史上的伟大作品。影片讲述的是这样一个故事:中世纪,曾经背负着宗教使命、东征十字军中的一员——骑士安托纽斯?布罗克与他的侍从琼斯踏上回乡的漫漫路程。他在海边遭遇死神。骑士与死神约定,如果他能在对弈中获胜则可以活着,追寻生命的意义。与此同时,卖艺人约瑟夫一家及朋友斯卡特表演着关于生活、死亡的种种通俗剧,谋生、嬉戏,一路向前。一天,骑士主仆与约瑟夫一行相遇了。14世纪中期的瑞典,瘟疫肆虐。骑士却在与约瑟夫一家同行的日子里,感受到了宁静与快乐。在骑士的掩护下,约瑟夫一家穿越疾风骤雨,劫后余生,迎来黎明。而骑士带着一行人回到了家乡,见到了妻子卡林。众人在静听卡林读《启示录》时迎来了死神,他们跳着庄严的舞蹈,走向永恒的黑暗。

我今年45岁,看这部电影仍然一头雾水,仍然要借助专业人士的讲解,才仿佛拨云见日。

潘汝,2008级博士研究生,华东师范大学传播学院。(上海 200062)

(三)

那么,伯格曼在《第七封印》中设置了“死神”这一角色,究竟有何用意呢?其实,在影片的前半段,伯格曼已经把谜底告诉我们。侍从琼斯与教堂里的壁画画匠有一段颇有意味的对白:

黑白摄影独具魅力。彩色,特别是3D电影看多了,突然接触这种还原到粗粝、单纯至简境界的视觉天地,配合欧洲中世纪的历史背景,有一种与世界本源猝然相遇的陌生和惊喜感。

在伯格曼如梦如幻的影像世界,这与其说是一个骇人的故事,不如说是一部充满哲理的生命史诗。在充满寓意的情境中,伯格曼不断地发出形而上的追问。

在与死神勇敢对弈的过程中,人之为人的尊严与荣耀便油然而生。

琼斯:那他们就不看你的画了。

(二)

现代性意义上的人:向死而生

标签: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