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新京 首页 狄仁杰IP是集邪气、英雄和人性于一体的徐克的江湖

狄仁杰IP是集邪气、英雄和人性于一体的徐克的江湖



从2010年的《狄仁杰之通天帝国》到2013年的《狄仁杰之神都龙王》,再到2018年7月27日即将杀进暑期档的《狄仁杰之四大天王》,导演徐克用了8年的时间创造了“狄仁杰”这个IP。从最早的电影系列化创作,到如今人人知晓的“狄仁杰”,这其中饱含了导演徐克的创作初心,也秉承了徐克一贯的创作风格。

图片 1

狄仁杰系列:徐克癫狂与执念的平衡

从第一部“狄仁杰”系列电影开始,便始终笼罩着一股邪气,刘德华饰演的狄仁杰就是“邪气”的代表,配合着通天浮屠、阴森恐怖的鬼市、各色牛鬼蛇神等古怪的故事背景,最终所呈现出来了便是徐克心中的邪气江湖。

1905电影网专稿狄仁杰系列的前两部电影的首映礼都放在了北京。

和运超

到了第二部,赵又廷饰演的狄仁杰,有了一种文艺的气息,这是少年狄仁杰,故事似乎回到了年轻的时代,背景也跟着清新起来,所谓的清新其实就是挪到了水下,这是徐克想象的水下的江湖。

这回,《狄仁杰之四大天王》的首映地点却转去苏州,为什么呢?

从2010年的《通天帝国》,到2013年的《神都龙王》,再到今年的《四大天王》,徐克联手陈国富炮制了一个奇幻瑰丽的影像世界。整体上狄仁杰系列三部电影都算成功,为徐克《新蜀山传》以来多次失利,重塑地位和影响起到不可磨灭的贡献。总的来说,狄仁杰系列情节紧凑,打斗精彩,特效出色,是徐克21世纪最值得记上的一笔,甚至将来会是他电影导演生涯绕不开的一个焦点。

如今即将上映的第三部,似乎徐克不再那么克制,跳过少年狄仁杰,依然是赵又廷,但这一次早已不再是那个少年。故事跳脱,背景发生在大唐时期,狄仁杰大破神都龙王案之后,拥有了更大的权力,因此成为了武则天走向权力之路的最大威胁。然而武则天手下有兵,尉迟真金和实力强劲的异人族是武则天手中最有利的武器,加上圆测、水月等新角色的出现,每个人似乎都心怀鬼胎,虽然医官沙陀忠始终在协助狄仁杰,可也难逃狄仁杰前路坎坷的命运。面对复杂的前路,神探狄仁杰居然也有彷徨的时候,身边人是否是可信之人?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因为这次重头戏不仅有电影,还有耗资了20亿、在7月23日就要正式开园的苏州华谊兄弟电影世界实景乐园,《四大天王》的全球首映礼就在这里举办。

图片 2

大概为了证明“狄仁杰也是人”,徐克在保留了第一部狄仁杰系列电影的邪气之外,在这部《狄仁杰之四大天王》中增添了更多人性化的设置。比如这部中的狄仁杰,也会遭遇心理上的挫败,会受心病所苦,虽然是英雄,但是也有感性的一面,不会永远保持坚强。本身就四面楚歌的狄仁杰,身边唯一的沙陀忠似乎也帮不上什么大忙,加之武则天的步步紧逼,狄仁杰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内忧外患之境地。可能这也是徐克想要表达的,“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是英雄,就要承载更多。

还没进入实景乐园的大门,远远就能看见一座巨大的铜色雕像
《狄仁杰之通天帝国》里的通天浮屠,这个被戏称为刘嘉玲塑像的建筑,已然成为苏州的新地标。

一、 从《七剑》到《狄仁杰》系列:徐克的复兴之路

徐克的每一部电影,都不是表面可见的故事。《狄仁杰之四大天王》也不仅仅是讲述这群人之夺取大唐江山。更多的是一种内在的表达,人与人之间的情感、关系,人与社会的关系,人性的可能性等等。很多人再看了徐克的电影之后只记住了徐克的想象力,其实除了天马行空的想象力之外,徐克也在努力打造优秀的电影特效,而这一切的基础,在于徐克讲述的武侠故事,是不一样的,是多元化的,是汇聚西方悬疑和东方侦探元素的另类武侠故事,徐克更希望用故事情节和氛围表达出一种内在的东西。

《四大天王》的首映活动就在这座高达75米的通天浮屠下举行,活动还未开始,一下子就把我们带入了狄仁杰系列电影里的大唐世界。

徐克一向喜欢电影系列连续剧,八九十年代的辉煌姑且不提,2005年的《七剑》是与日本音乐人川井宪次首次建立合作,号称一口气要拍七部,把甄子丹演的楚昭南像星战阿纳金一样一步步堕入黑暗,相信不少徐克迷与港片武侠迷或多或少应该留有印象。以徐克的江湖地位,“七剑”的传说至今还是影迷口中的一个谈资。川井宪次总算没被彻底忽悠,等来了狄仁杰系列,在八年时间里,好歹真的接连拍了三部。

人人都说,徐克就是一个江湖。但是永远没有人知道这个江湖里到底有什么,也没有人知道这个江湖到底有多大。唯一能够确定的,便是在观看徐克作品的时候,我们早已不知不觉走进了徐克的江湖里,并且记住了他。

园区概念图之一

从狄仁杰的运作成功,多少能反思出当年“七剑”的失败!徐克一向有武侠情怀,交友广阔,与前辈刘家良的合作,在电影中走写实武打的路子,翻拍一部有口皆碑的经典武侠小说,种种概念相加,这在徐克的记忆里,宛如重现了当年胡金铨导演《笑傲江湖》的不幸翻版!而且,《七剑》当时大量新演员——至少与徐克的合作都是崭新的,虽然他的头脑风暴一连刮出七部之多的蓝图,但2005年之后,基本永远都定格在了蓝图上。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扣儿小姐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这个实景乐园分为五大主题区:星光大道、非诚勿扰、集结号、太极和通天帝国,都是华谊兄弟出品的电影和IP,首映主场就设在通天帝国主题区。

几年后的《通天帝国》,众所周知,第一部狄仁杰徐克是被陈国富拉入基本现成的项目中,徐克自己创作的狄仁杰故事当时并没完成。这也说明为什么第二部《神都龙王》起,改变了时间线,更换演员另起炉灶。要说徐克一个人头脑里包揽了狄仁杰20多个等待开发的故事框架,个人感觉可信度并不高。《通天帝国》里,徐克在电影中建立的风格还不特别强烈,但也有内容带有徐克注入的想象力和文化元素(徐克从事电影几十年,这么被动的拍一个电影,除了失败的《女人不坏》之类少数,应该是极为罕见的特例吧)。因为之前的2005-2010,自七剑系列夭折后的五年里,要算21世纪以来徐克少有的低迷期。《铁三角》算是和杜琪峰、林岭东实验性的游戏之作,《深海寻人》和《女人不坏》,说好听在玩转型,说难听叫为了挣钱的商业命题,而且票房口碑都不佳。唯有狄仁杰的出现,徐克才等到这样一个翻身的机会,类型他擅长,故事他钟意,可塑性他具备!

通天浮屠底下,正是武则天登基的宫殿万象神宫,同时也是《通天帝国》中通天浮屠倒下砸中的大殿。

这是一个打着大唐神探狄仁杰旗号的武打幻想故事,与过去的徐克电影既有某种联系,又显得很割裂。一方面,返回自己的本初,几乎是《蝶变》《新蜀山剑侠》元素的重新整合。一方面,并非什么回归武侠——其实“七剑”已经深深给徐克烙上失败的印记,他决定放弃这片江湖了。但“武侠”毕竟是一个可资利用的拿手外壳,三部狄仁杰都有丰富的武打设计,江湖异人手段、神秘组织或门派这些武侠元素都具备,但狄仁杰系列并不具备传统的侠客观,或者,这个系列故事故意扭曲了侠客的价值。

园区概念图之二

图片 3

首映红毯就铺在万象神宫前的大广场,左右两边各是无极观和集仙殿,一个是《通天帝国》里国师修炼的场所,一个是武则天曾经在此养病的殿室。

在第一部《通天帝国》试水成功后。第二部《神都龙王》,徐克更加大胆的发挥,他开始主导影片走向,所以从年轻的狄仁杰说起,也为他胆敢抛出20多部的离奇设想做好铺垫,比七剑的七部系列走的更远!《神都龙王》的成功,让徐克一发不可收拾。尽管中间还有《西游》系列和《智取威虎山》的争议,但总的来说,徐克在2010年以后的这几年基本都风头很劲。

红毯结束后,主创们就登上台阶进入万象神宫,在唐高宗和武则天二圣临朝之地,《四大天王》的幕后主创和五大主演在华丽的龙椅前,分享台前幕后,整个流程真是充斥着满满的仪式感!

今年《四大天王》是没有列在20多个概念中的新故事。有网友说《四大天王》来自其中的《迦楼罗》或者《夺命盛宴》,但不管怎么说,《四大天王》肯定是一个新剧本,并不是之前徐克所说已经完成剧本的《杀人凤凰》和《情人藤》中的一个,也不是已经有详细大纲的《幽灵谷》和《高丽美人》中改编发展来的。徐克认为狄仁杰能到今天是一个“自己成长”起来的系列,对于《四大天王》让狄仁杰故事的走向发生改变,似乎可以这么说,同样,对于当年“七剑”的夭折,似乎也同样可以理解是如此。恰恰《四大天王》的瑕疵就在于,剧情和“四大天王”关系几乎沾不上边,除了天王庙一场打斗,再没有任何衔接。

首映当天不巧遇上安比台风登陆上海,导演徐克原本还很担心天气,好在天公作美,亦或是这电影里的四大天王镇守有效,白天现场只是刮了点风,飘了点雨。

感觉徐克一直是一个有强烈执念的导演,他的爆发和失控都是“才华”的体现。2001年《新蜀山传》开始,徐克再次执念于特效对电影的渲染;十年后《龙门飞甲》开始专注3D技术,《神都龙王》和《四大天王》基本是两者结合比较成熟的案例,但更重要的是,徐克在一个比较合适的故事背景中运用得当,对于他来说,平衡——其实是最难把握的分寸,狄仁杰是他的难得一见的支点。

当他顺利走上红毯,看到通天浮屠,直叹,这是一个很伟大的事情,通天浮屠在现实中出现,而且它出现得很震撼。

二、非武非侠:庙堂与江湖间的寄居者

出品人王中磊透露,8年前徐克给他的图只是一张通天浮屠在空中一边倒着还裂着的视觉草图,他们花了整整三年的时间才把通天浮屠和宫殿1:1还原。

当年《黄飞鸿》系列,黄飞鸿是徐克创造最成功的一个武侠人物,都知道黄飞鸿是真实人物,但银幕形象是徐克用来诠释武侠世界的符号和概念,其实狄仁杰同样是一个探案专家的符号化人物。徐克从荷兰人高罗佩的塑造里找到了处理方式,就像这些年盖里奇改编的福尔摩斯,除了几个重要人物和事件背景,整体也已经和小说原著没有多少关系。

回到《四大天王》这电影,他大赞,这是狄仁杰系列最好的一部,也是徐克这十年来最好的作品。

图片 4

发布会现场,赵又廷、冯绍峰、林更新、阮经天和马思纯都提到了电影里的几个细节和变化。

《通天帝国》,刘嘉玲演的武则天是将登位的女皇,气势如虹,铲除李氏的反对者联盟,尽管沙陀忠是要破坏登基大典的最后反派,但狄仁杰在关键时刻站在了武则天一边!不是狄仁杰真的忠于武则天,他忠于李唐朝廷,要维系帝国的稳定,他不是对个人效忠,也不是对大唐百姓,尽管他会把大唐百姓挂在嘴上。

一是这一部里的狄仁杰比起前作,多了明显的弱点,就是被心魔缠身的心病,这也是当初在剧本创作前期,赵又廷给徐克的一个小建议。

《神都龙王》,狄仁杰刚到京城,出于查案本能卷入了花魁被龙王劫持的案件,通过对银睿姬的调查,他逐渐接近朝廷,认识了天皇天后“二圣”。这时的狄仁杰对银睿姬和元公子的救助可以算具备侠义心肠,当然,不排除有朦胧的仰慕银睿姬或者说羡慕元公子,但随着案情深入,狄仁杰清醒的意识到东岛人妄图颠覆皇室的阴谋,他很快确立了作为朝廷官员的身份,这要远远大过他外表的侠义色彩,
因此他宁愿送走银睿姬和元公子,他换来了皇帝赐予的亢龙锏。

二是狄仁杰的好基友沙陀忠有了自己的感情线,和马思纯饰演的水月上演了打是情骂是爱的暧昧戏码,这或许是为沙陀忠的最后黑化埋了个隐藏梗。

《四大天王》一开始,再次点出狄仁杰和亢龙锏的意义——忠于李唐朝廷,维护社稷安稳。狄仁杰已经是大理寺长官,沙陀忠是他的助手,尉迟真金是他的朋友。但尉迟被武则天利用,刘嘉玲三度演绎武则天,这一次的形象更加复杂,她和李治的矛盾也因为亢龙锏而显现。武则天的野心和喜好方术成为所谓封魔族利用的契机展开了图谋。可以看到,这一部里,前面武则天招来所谓异人组是一个剧情上的幌子,道士幻天等人的确是江湖方士,水月后来还被沙陀忠和狄仁杰拉拢。封魔族和唐朝的恩怨扯到天竺国和唐玄奘西游和天竺辩论佛法的背景。而玄奘弟子圆测成为破除封魔族幻术的高人,狄仁杰在保护天皇天后的行动中,一直也被玄奘的告诫困扰,意图把朝局纷争看做修炼历练的道场!淡化狄仁杰的官场本色,拔高所谓形象,这是整个电影为了所谓江湖气息和撒的几滴狗血。

三是冯绍峰饰演的尉迟真金打戏比以前还要惨烈,他在片中还要一直瞪着大眼睛,而阮经天饰演的大BOSS法师圆修的戏份倒很轻松,他调侃,里面他们觉得很麻烦的事,我觉得就像喝个水一样就行了。

徐克塑造的狄仁杰,就像《四大天王》里他对尉迟真金说的,他们在一种“夹缝”中,狄仁杰其实是一个非武非侠的新式人物,在庙堂和江湖的夹缝中游走。如果按照本来面目,狄仁杰最终应该是位高权重的朝廷大臣,武则天最器重的“国老”。显然,徐克不会这样塑造,不管刘德华还是赵又廷,特别《四大天王》中,赵又廷年纪轻轻的狄仁杰就已经显示出对应付朝局的一副疲惫神态,他并不太情愿身处这种“夹缝”,究竟通过这个狄仁杰试图表现什么?

发布会最后,主演还和互动观众来了几段土味情话,在嬉笑欢闹后我们转站到了园区里的巨星影院,在这个能容纳一千人的放映大厅里,小电君第一时间看了《狄仁杰之四大天王》。

图片 5

那么,这部电影真的如王中磊所说,是狄仁杰系列最佳,也是徐克十年来最佳吗?徐老怪炸裂级的想象力和视觉特效是不是征服了小电君呢,马上给你独家看点!

笔者认为,
徐克可能试图超越过去的武侠和江湖。人人都希望不再重复自己,但不一定都可以做到,徐克当然不是什么例外,其实他在形式上重复自己的地方很多,好比喜欢符号化解读人物,好比喜欢在兵器上做文章。但内在徐克确实在避免过去的武侠观。银幕上的狄仁杰并非大唐侠士,他的身份是守护帝国的朝廷官员——本质上和《龙门飞甲》里陈坤演的雨化田没太大区别!反过来,电影里面东岛人或者封魔族,替换成赵怀安或者风里刀感觉也说得过去,至少他们和桂纶镁演的鞑靼族绝对是相通的边疆异族!所以,徐克这些年的电影外观上扛着武打或武侠的旗号,内在已经舍弃了精神,希望从另一角度在朝廷话语和江湖对立中求得一种平衡,要硬说狄仁杰还有武侠色彩,那就是朝廷内部招安后的“官侠”了,就像包公身边的展昭,朝野上流传更多的称号是御猫,而不再是过去江湖里的南侠。

标签: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